晦月

最爱的你 白纹x刺客

ooc严重,在此致歉


一位英国绅士会喜欢上一个满手鲜血的雇佣兵吗




如果在以前有人这么问他他肯定会嗤之以鼻




他和奈布是在一家甜品店认识的



年轻的雇佣兵为了补贴家用,晚上做任务,白天去甜品店打工。杰克在认识他之前一直以为雇佣兵就是冷血,拿钱就去做的人




“欢迎光临”



橘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那人的眼睛里,闪起星星点点的光亮




就是这一双眼睛,促使杰克每天下午来吃甜品,只为了和奈布说上几句话。当然他还不知道那个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少年是个雇佣兵




他们渐渐熟识,但杰克总看不透少年眼底的哀愁




直到一天晚上,杰克走在寂静的小巷里,想抄近路回家,却发现了倒在路边,被刺了好几刀而昏迷不醒的奈布




杰克来不及细想,捞起奈布就急急忙忙带回家给他处理伤口




他一撩开奈布的衣角就看见了密密麻麻的刀疤




杰克皱眉专心处理伤口。反正奈布醒了肯定会告诉自己




好在伤口没伤到要害,只要调养几天就能好




杰克简单的给奈布擦了擦身子,把奈布抱去客房的床上




就在他刚要把奈布放下时,奈布毫无前兆的搂住他的脖子,睁开蓝色的眼睛看着他



“嘿杰克,为什么要救我,你应该知道我的事了”



“嗯?我没有权利救你吗,刺客大人”


杰克把奈布轻轻放在床上,用手抚上他的脸



“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在想,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会固执的爱上他吧,就像现在,我知道你的身份可我还是那么喜欢你”



奈布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的眼睛,末了凑上去吻他的唇



一个湿漉漉的吻结束后,杰克眯着眼抚上奈布的腰


“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我是分界线】————



后来杰克每天都和奈布在家里过甜蜜的小日子,直到一天,奈布留下一张纸条离开了



「亲爱的杰克,我很爱你,但我必须去和从前做个告别,也包括你。谢谢你,我的爱人」



杰克疯了似的去找奈布,最后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甜品店里,店长玛丽递给他一个小罐子



“对不起杰克先生,节哀吧”往日光彩动人的玛丽也变得憔悴



杰克不知道他是怎么麻木的抱着那个小罐子回家的



他看着家里的摆设,想起了他和奈布在这里的一点一滴



他想哭,但是他已经哭不出来了




他最爱的奈布连一块墓碑都不能拥有




杰克微笑的抚着罐子,抚着他最爱的奈布




奈布希望他能忘了他,去遇见更好的人,但他忘了,奈布早就偷走了杰克的心




杰克拿出奈布留下的军刀,微笑道



“奈布,我来陪你了”




————【又是我】————



一百年后



一位叫杰克的英国绅士爱上了一个奈布・萨贝达的大学生



他们不顾别人的反对和鄙夷,幸福的在一起了





勿忘我 弹簧手x独行者 ABO

那什么我来交党费了,文笔渣,ooc严重

伊莱最近很烦恼,到不是工作上的事,是一个班上的小alpha总喜欢缠着他,送各种颜色的,满天星

“伊莱老师早上好”奈布今天抱着一束白色的满天星,眼睛亮亮的看着伊莱

伊莱被盯的有些慌“啊……早上好,回教室吧,快上课了”

说着就要逃走

“老师!等一下,我……我想跟你说点事”奈布攥紧手里的花束

伊莱回头看他,笑了笑“嗯,你说吧”也是时候结束了

奈布憋红着脸看着怀里的满天星

“我…我喜欢伊莱老师,特别特别喜欢”

尽管知道奈布会这么说,但他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热了一下

“奈布,你要知道……我是老师你是学生,你才十几岁,以后会遇到更好更值得的omega”说这句话的时候伊莱甚至不敢去看奈布的眼睛。他不想看到那眼里亮晶晶的光熄灭

“……所以老师您不喜欢我吗?”奈布似乎还不肯放弃

伊莱转过头,狠狠心“是,我不喜欢你,一点点感觉都没有”

“嗯,我知道了”奈布松开紧紧攥着满天星的手,红着眼角笑着把满天星递给伊莱

“就当是歉礼,毕竟打扰了老师那么久”

“嗯,没事”

——【我是分界线】——

奈布这一天过得浑浑噩噩,从学校回来就去超市买了一箱酒,叫上了好兄弟威廉和伊索来家里喝酒

“唉,虽然失恋很难受,但你这么喝也没用啊”威廉戳了戳酒量不好还硬喝的奈布

“我要喝,喝了酒睡一觉就能忘了他”奈布趴在桌上麻木的一瓶接一瓶的喝

“威廉,让他喝,没别的办法了”伊索虽然心疼奈布,但经历过心痛就会长大。这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无可避免

因为昨晚喝的太多,奈布成功的请了一天假,也成功的引起了伊莱的注意

“萨贝达呢,怎么没来”伊莱看着空的位子也挺难受的

“老师,奈布身体不舒服请假了”

“……好,我知道了”果然受伤了

放学后伊莱想去奈布家探望加安慰奈布同学,请威廉为他带路,但伊索走过去和威廉说了什么,威廉就说没时间,但告诉了奈布家的地址,还给他一把钥匙,理由是奈布头晕开不了门

伊莱看着手里的钥匙,叹了口气打开了门

“奈布?”

没有声音,奈布应该是一个人住。伊莱有点心疼他,身体不舒服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扣扣——”“我进来啦”

推开门就看见奈布团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伊莱刚拉开一角被子就被奈布扯了进去抱在怀里

“奈,奈布,放开我”伊莱伸手想要挣扎

奈布好像还晕着,对着伊莱笑了笑,更紧的抱住他

“果然是梦吧,你怎么可能会关心我,虽然是梦,但我还是很开心”

伊莱突然停下。他似乎小看了这个少年对他的爱

那让他当做是一场美梦也没什么吧

想着他就伸手返抱住奈布,轻轻的抚着他的头

奈布舒服的眯着眼,在他下巴处蹭了蹭头,笑着说

“我还记得小时候你也是这样,抱着我哄我睡,我当时问,等我长大了能不能娶你,你摸着我的头说好”

伊莱手一顿,在他上高中的时候确实有一个很喜欢的邻家小弟弟(是那种喜欢,真的!,他可爱又懂事,谁不喜欢呢,只是他没想到那是奈布

“你去外地上大学搬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等你,但是我找到你了,虽然你不记得我了”奈布抬起头笑着,明明是很开心的语气,但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浸湿了枕头也浸湿了伊莱的心

伊莱抖着手紧紧抱住奈布“对不起,我错了,我很喜欢你,小时候就喜欢,现在也喜欢,对不起,对不起”

窝在他怀里的奈布突然抬头,眼睛里还有亮亮的眼泪

“真的吗”

“真的,我喜欢奈布,永远喜欢”

就在伊莱还沉在愧疚中时,一只手抚上他的脸

“其实我是清醒着的,所以你说喜欢我也不能反悔了,你要一辈子喜欢我”奈布阴谋得逞的笑了

伊莱只是微微睁大了眼睛,随即笑着吻了上去

“!”奈布没想到伊莱会这么主动,惊的连舌头都僵了

结束了一个伊莱主导的法式深吻后,伊莱笑着坐在奈布腰上,俯下身在他耳旁轻轻说

“奈布怎么连接吻都不会,真是个差劲的alpha呢”

这是每一个alpha听到都会不满的挑衅

奈布挑了一下眉

“怎么,伊莱哥哥想要知道,那我……可要上你了喔”

——【分界线】——

噢你以为我会卡c吗,是的我会,因为我不会用外链,等我学会了再来开